农家小小乐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农家小小乐网 » 娱乐

鱼的日常 | 螃蟹拌饭加酱油

鱼的日常

 螃蟹拌饭加酱油

据说儿时的记忆会伴随人的一生。

 

出生某海滨城市的某鱼,拖着疲惫的身体躺在床上,闭上眼,脑海中都是一道道用来自海洋的最新鲜的食材制作的美味。

 

鲜活的,甚至还在盐水中一张一合吐出残余泥沙的圆蛤,与鸡蛋一起做成鲜滑可口的圆蛤鸡蛋羹。加入的水的量与蒸煮的时间和火候都至关重要。时间稍稍过头,就可能让蛋羹表面布满月球表面式的坑,口感也会变得粗糙不堪。可以说,每一次蛋羹的蒸煮,对厨师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而一旦成功了,食材与时间将给予食者最无与伦比的馈赠。鲜滑的鸡蛋中夹杂一丝圆蛤的海洋气息,蛤肉在鸡蛋的温柔包裹下,则不致于脱水而保留着最最鲜美的本质。



(这个摆盘太刻意,花蛤正是要微张半张,才能充分保留它的汁水。而且居然在蛋羹了加酱油,简直不可饶恕。看起来蛋羹煮的也有点过于厚实了。)

 

蛤肉易老,这让花蛤的爆炒变得颇有挑战。一定要在大半花蛤刚刚张开的时候就马上关火。让铁锅的余热开启那些尚未开口的花蛤。一旦过老,蛤肉丧失水分,就变得干瘪而缺乏汁水。姜片、料酒、些许盐,对于花蛤来说就已经足够。撒上一把葱花,配上半开半合,汁水横流的花蛤。热气蒸腾中,是人间最好的享受。


(有时候看到北京的餐馆里端上的爆炒花蛤中,加入了非常多的辣椒、花椒调味,不是暴殄天物就是在掩盖什么东西。花蛤就是花蛤,不是螺蛳。说着就想到了东钱湖的螺蛳,湖鲜也是一大绝啊......)

 

来自东海的带鱼,取腹间最肥美的一块,同样用姜片、红酒和些许盐腌制半晌,下锅蒸煮前加入一些些酱油增鲜提色。端上餐桌后,只需用筷子轻轻一挑,丝带丝的鱼肉就脱骨而下,大片饱满的鱼肉沾了汤汁,更是入口即化。


(图中的带鱼绝对不是最肥美的那种,只是百度上所有带鱼图片中只有这章最符合清蒸带鱼的韵味)

 

然而最让某鱼念念不忘的,就是螃蟹拌饭加酱油了。它不仅仅是一道难得的美味,更是儿时专注而悠闲生活的缩影。


螃蟹选择的是杂蟹。所谓杂蟹,就是那些就算是有着丰富海产词汇的沿海居民也说不出名称的螃蟹的统称。但是这种便宜螃蟹,在大白蟹行销全国,声名海外的情况下,成为沿海居民食蟹的首选。

不像大白蟹,从中间掰开后顺着最后一支蟹爪的纹理挑起能够有大块的蟹肉。杂蟹的腹内结构更为复杂精细,肉也更为细小琐碎。尽管如此,它的肉却比大白蟹更为劲道细腻。细细品之,更有余味,比之大白蟹蟹肉甚至更胜一筹。



小时食蟹,无需精巧细致的“蟹八件”,只要一口牙齿与对螃蟹内部结构的熟稔,就能将蟹肉与蟹壳拆解地一干二净。拆解完后,甚至还能将蟹壳重新拼成一只完整的螃蟹。而要完成这一壮举,时间与耐心必不可少。


将清蒸的螃蟹拆解地最完美的一次花了某鱼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成为家中最早上餐桌,最晚下餐桌的人。


每当我拆的蟹肉能够装满一调羹的时候,就把蟹肉倒在小饭碗中,用筷子沾一点酱油滴在蟹肉上。看着酱油穿过蟹肉渗入饱满的米饭,将雪白的二者染地透出一点点昏黄,一种制作的喜悦就盈满心间。我知道,又一口美味已经完成,等待我品尝。


重新用充分混合的螃蟹拌饭加酱油,把调羹塞得慢慢的,一口气送入口中。来自海洋的鲜美与来自大地的谷物充分混合,在口腔中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单纯的螃蟹加酱油,螃蟹加白米饭,白米饭加酱油,都不能产生这样美妙的效果。只有当三者相遇,才是食材之间终极的邂逅。


父母居然也由着我花一个半小时吃一餐:一碗饭、一只螃蟹和几口青菜。他们暴力地吃着螃蟹,对我的拆解秘诀并不理会。但是在母亲已经还是擦桌子收拾碗碟的时候,她还是愿意给我在餐桌上留一小块空间,放一个碗,一双筷子,一个调羹和一碟酱油,或许还有零零碎碎没有拆完的一些螃蟹。有时他们还会对我的成就惊叹不已。



 如今,曾经便宜的杂蟹的价格快与大白蟹不相上下。我怕也已经丧失了拆解螃蟹的闲情逸致。固然比其他人吃螃蟹更讲究些,但也不再可能花上一个半小时,就这样专注地、慢条斯理的、克制地而充满期待地创造我的美味。

 

谨以此告慰远在没有好吃螃蟹的某鱼

(北京餐馆能吃到的只有叫做“螃蟹”的东西罢了)


PS:图片均来自百度。因为某鱼总是在吃完后才记得要拍照。

PPS:做此文,为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家一起感到同等的空虚与馋意,才能在享受到美味的时候感受到同等的快乐和满足!(还有一个半月某鱼就能回家啦!

相关报道
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