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小乐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农家小小乐网 » 娱乐

欣赏 | 苏州湾小说集 《东太湖的诱惑》

9

星期三

2019年01月

自己整理整理自己 准备过年

     

苏州湾小说集

东太湖的诱惑》连载一


作者简介

凌鼎年,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秘书长、作家网副总编、中央新影集团中国微电影微小说创作联盟常务副主席,美国“汪曾祺世界华文小小说奖”终评委、香港“世界中学生华文微型小说大赛”总顾问、终审评委、蒲松龄文学奖(微型小说)评委会副主任、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双年奖终评委。在《新华文摘》《小说选刊》《人民文学》《香港文学》等海内外报刊发表过5000多篇作品,近1000万字,出版过英译本、日译本等个人集子50本,主编过200多本集子。曾获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赛最高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紫金山文学奖、首届叶圣陶文学奖、首届吴承恩文学奖、首届吴伯箫散文奖、首届蔡文姬文学奖、小小说金麻雀奖、小小说事业推动奖、7次获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年度一等奖320多个奖;被美国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授予“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师”奖。

 


《东太湖的诱惑》连载一

                                       ◎凌鼎年


    安娜万万没有想到相处了两年的男朋友苏垂虹拿到硕士学位后,竟没有选择留在奥克兰,而是毅然决然准备回中国去发展。还动员安娜跟他一起去中国。说他的家乡苏州湾是中国最有发展潜力的地方,一定大有作为。

安娜虽然很爱苏垂虹,但要让她去一个陌生的国家,陌生的城市,她还是挺犹豫。她没有当场表态,而是说:让我好好想想。其实,她是想去征求征求父母的意见。

安娜的父亲是位银行高管,他视安娜为掌上明珠,当然舍不得安娜去异国他乡,但他还是很开明地说:“这是关系到你一生的大事,选择权在你自己手里,你自己定吧,爸爸只希望你嫁对人,一辈子恩恩爱爱,开开心心。”

安娜又去问母亲,母亲是个家庭妇女,属相夫教子的典范,在她眼里中国是东方神秘而遥远,甚至有点野蛮的国家,她对中国的了解十分有限,对女儿喜欢上一位中国小伙子十分不解。她的态度很坚决:“不行,不行,万万不行!”

理由是什么呢?——“孩子,你被爱情蒙蔽了眼睛,东西方文明是有差异的,你只身一个人去落后而荒蛮的中国,过那种非洲土著一样的生活,那不是往火坑里跳吗?”

安娜笑了,说:“妈,你对中国太不了解了,你还以为中国是一百年前的东亚病夫吗?还留辫子,缠小脚吗?中国现在突飞猛进,已大大超过大洋洲所以的国家。”

安娜的母亲反问:“你去过中国了,你亲眼看到了吗?那是宣传,有水分的,听不得的。”

母亲那种坚决的态度,对安娜还是期作用的,安娜有点犹犹豫豫。那以决断起来。

苏垂虹似乎已看出了安娜的心思,他说:“这样吧,你跟我去一趟中国,去一趟苏州,权当旅游。中国有句老话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去看了,亲眼目睹了,再做决定,这总可以吧?”

安娜心动了,她曾经不止一次地听苏垂虹说:苏州园林甲天下,苏州美食甲天下,苏州丝绸甲天下,苏州刺绣甲天下,听他介绍过苏州湾、东太湖,介绍过南社,介绍过同里古镇……

安娜想百闻不如一见,如果仅仅是广告式的宣传,仅仅是驴粪蛋子外面光,到时再撤也不迟。正是怀着这种矛盾的心情,安娜随苏垂虹飞到了虹桥机场,再乘高铁到了苏州,打的到了吴江。

安娜兴奋莫名地说:你家乡离飞机场这么近啊,中国的高铁真稳,比奥克兰的火车稳多了,堪称高大上


第二天一早,安娜就醒了,苏垂虹对安娜说:你倒倒时差,休息休息,我待会儿去会会朋友,看看亲戚。

安娜说:“我不累。你先带我看美景,吃美食。”

苏垂虹见安娜兴致勃勃,就借了父亲的车,开到了东太湖。

哇,水天一色,碧波荡漾,青青的芦苇,迎风摇曳,时有鱼儿跃出水面,时有鸟儿掠过眼前。清晨的阳光下,波光粼粼,美得醉人。安娜不停地用手机拍着美景,说要即时发给闺蜜,让他们也看看,让他们放心,让他们羡慕,让他们妒忌。

安娜没有见过芦苇,他问苏垂虹:“这是什么植物?为什么生长在水边?”

苏垂虹乘机卖弄起从小就知道的文史知识,问她:“你听说过中国古代有名的诗人屈原吗?”

安娜说:“你当我文盲啊。屈原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可以与莎士比亚、雪莱、泰戈尔、普希金相媲美的世界级大诗人。”

“对对对。那你知道吃粽子吗?”

“什么是粽子?好吃吗?”安娜好奇地问。

苏垂虹指指芦苇说:“粽子就是用这芦苇的叶子包裹米啊都啊肉啊,再用绳子扎住,再放锅里加水煮熟的一种美食,就是用来纪念大诗人屈原的。”

安娜轻轻地抚摸着芦苇的叶子,让苏垂虹给她拍张照片,说要发微信,让闺蜜知道什么叫屈原叶,屈原粽,这可是两千多年前就有的,好在闺蜜群里显摆显摆。

苏垂虹说:“走,我们再到东太湖未来中心去看看。”

苏垂虹把车开到了湖边的一处巨大的建筑面前,安娜望着那长长的伸向湖里的钢架结构建筑,呆住了,她看了半天,猜了半天也没有想到那巨无霸似的圆形建筑派什么用场,只感到这是钢与玻璃的完美结合,像外星人的飞碟,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似乎随时能起飞。

苏垂虹说:“去看看吧。让你走到太湖里,算是与太湖的零距离接触。”

安娜与苏垂虹手牵手,饶有兴致地走到了“飞碟”正中部分,结果发现有好几层呢,竟完全是一个观光平台。安娜是个有艺术细胞的人,她突然想到如果晚上天黑下来,这儿灯光亮起来,那一定璀璨万分,美轮美奂。

苏垂虹笑笑说:“你想到的,设计者早想到吗了,这平台晚上观赏是最佳时间段,从对岸,从岸上看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苏垂虹又让安娜往岸上眺望,那建筑更宏伟壮观。苏垂虹只是从家里人的微信、电话里理解到,好像是苏州湾文化艺术中心吧。虽然还未竣工,但已初具规模。安娜感叹地说:“大手笔啊,真正的大手笔!”

苏垂虹故意逗安娜说:“在这太湖边买一套房子,与水为伴,与景为邻,长相厮守,终老一生。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安娜想都没有想,脱口而出:“住在这儿,背山邻水,风景如画,那真是神仙眷侣的生活!”

苏垂虹很认真地说:“安娜,我想在苏州湾创业。”


(未完待续)《东太湖的诱惑》(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