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小乐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农家小小乐网 » 小说

小说 | 她拾到了一枚红贝壳

她拾到了一枚红贝壳

蕾梅黛丝·奥雷里亚诺,她或许这个世界最容易发愁的女孩子,她在银白沙滩上捡到一颗心脏形状的贝壳,血红色的脉络流淌在纹路当中,接着好像有血流汩汩渗进了指缝,如注。她定住神,害怕地丢开了。她心里惊慌,走开银白沙滩半米之后又匆匆跑回来,捡回被海水覆盖了的血红色贝壳。她把沙丘垒成她身后那一座火山的样子,贝壳被藏了进去,“狄普莱啊,神,请帮我消灭他吧,我害怕见到血,今天遇到他可算是倒霉了。”匆匆,拍了拍沙子,立刻跑开了。

蕾梅黛丝回到家,问道,“妈妈,狄普莱为什么要变成火山的样子?”

“狄普莱,我们的神,他曾经喷薄而出,为贫瘠的小岛带来了沃土。狄普莱变成火山,或许是为了威严,呃…”

“为什么非要是火山的样子呢,狄普莱的岩浆会不会把我们也……”

妈妈捂住蕾梅黛丝的嘴不让她继续说了,“你这样会触犯神灵的。”蕾梅黛丝不是第一次这样问妈妈了,每次回答都不一样,但是“狄普莱,我们的神”始终一样,就好像被一种力量深刻地写在了脑子里。

蕾梅黛丝天生喜爱发愁。她曾经为了一只迷路的猫咪彻夜无眠才第二天一大早帮猫咪找回了主人;她曾经因为一次潜水考试把头发愁白了,妈妈看到她也吓了一跳。所以,蕾梅黛丝遇到那颗血红色贝壳之后,头发又花白了,好在脸颊上不会长出皱纹来。她在家里惊慌得睡不着觉,她总幻想那颗贝壳是某个人的心脏,是她把那个人的心脏拔了出来——她总觉得那是狄普莱的心脏。

“小梅,放轻松,那不是你的错。狄普莱是神,他怎么会把心脏乱丢?”西尔维娅·里弗摩坐在像树墩的石床正中央,海藻模仿的树枝从天花板上垂下,亮晶晶的岩盐大颗粒被铺在地板上像银色的溪流,整齐且富有光泽的栗色头发像从森林里走出的小鹿的皮毛。西尔维娅最大的理想就是离开这片怪石嶙峋的火山岛,躲到大陆上的森林里去,成为一片森林的女主人。但这实际上就是无稽之谈,没有人曾经离开过这篇岛屿,关于森林的故事是来自海滩舶来的垃圾上的连环画。

“答应我,不想这件事了,好吗?小梅,我昨晚梦到了狄普莱不知道用了什么力量把我送到了一片大陆上,那茂盛的树林,撷一片叶子就可以当作围裙,流水是甜甜的味道。”

蕾梅黛丝她没有说话,这并不代表她放下了顾虑。她感受到一丝丝快乐,是面前的这个女孩子带给她的,她没有理想,但是她为西尔维娅的理想而感到快乐。

8月31日

有时候很难辨认自己的情绪,我没有西尔维娅那样的理想,我只想生活在这个小岛上,大家都假装有狄普莱的存在,我也假装就好了,和大家都一样我就有安全感了。

我再也不去问妈妈那些奇怪又令人担忧的问题了,我不应该这样让她为难。我的头发总是白了又黑,黑了又白,但是没有人愿意问一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白发反而成为了小镇上的笑柄。我天生就爱发愁,好像比别人多了几千亿根神经似的,我的感受就好像能够清楚明白西郊老古树的尸骸哪里又冒出了一颗晶莹的盐粒,这是他的第三亿四千五百七十八万零二十一颗;海水退了又涨,海潮汹涌的时候我总因为担心渔民晾晒的网被冲走而失眠一整夜;不知如何是好。

还有那一颗血红色的贝壳,总让人不安。好了,我又开始多想了……


“小迪,你小心一点!”西尔维娅大声喊,看着安赛迪驶船的样子,跌跌撞撞。

今天是安赛迪·布坎南二十岁生日,这个小镇上的男孩子好像只要年满二十岁就可以驶船远航,但是很少有人这样做,也许是因为狄普莱的缘故,也许是放心不下家人和某些情感。

安赛迪牵起西尔维娅的手,她很快灵敏地跳上了小船。“梅,你要一起出海看看吗?”安赛迪的皮肤被阳光晒得黝黑,看起来很健康。他看蕾梅黛丝的时候,眼睛犹如沉静的湖水泛起一层涟漪,水波慢慢扩张,嘴角悄悄出现微笑。

“好,当然好。”

“你告诉我,小迪,你什么时候学会驶船的?”西尔维娅坏笑。

“呃,我以前…偷偷开过爸爸的船,你明明知道,却要问我!”

西尔维娅咯咯地笑,比海风吹过的铃铛还要好听。

蕾梅黛丝非常喜欢这样相处的感觉,自己也不参与,认真听伙伴们说话。因为她明白自己笨嘴拙舌,她总以为安赛迪或许出于一种怜悯还是那淡薄的友谊才邀请她一起出海的。蕾梅黛丝即使很开心的时候,也会开始担心——她在许多人的眼里,她也许是古怪的和孤独的——而在某种程度上,她确实是的。不过在一生中的许多时间里,她也有过这样的经验,感觉到自己被别人包围着——那些人就是想一点点地吸走她的注意力、她的时间和她的灵魂,而她任意由着他们这样做,反正一辈子太长了。

她觉得自己这样想有一些坏,作为朋友可能不太仗义,她默默地盯着船尾亮晶晶的海盐出神,有些愧疚。

“小梅,你快看。”西尔维娅叫了起来。

远处发亮的是跳跃的小银鱼,银色的鱼鳞反射着热烈的阳光,几千条小鱼跃起海面,和粼粼的海的凹槽相互辉映。这是蕾梅黛丝除了火山爆发以外见过的最美丽的景色,不知不觉流下眼泪来,她贫乏的语言不允许她说出什么美丽动人的话来,她只好一边激动地擦干眼泪,一边悄悄地说一句:“好美啊!”


9月3日

我活着体验到了一些甜头,因为我好像发现有一些忧虑并没有成真,可以让我松一口气,这样的时候,我内心如释重负,那样轻松。就算有一些忧虑成真了,我能够提前做好准备,防止忧虑的发生。这样想的时候,我就是掌控水晶球的女巫,对这个世界作出准确的预言。生活当中也有一些平凡的快乐,譬如现在早晨六点海平面上赤橙的烟霭,譬如那一尾尾跃动的小银鱼,譬如西尔维娅甜美的笑。看到这些美好,我好像也能变得乐观起来,凡事有好有坏,就像硬币的两面。

只是,那枚血色的贝壳一直都埋在我心里,仿佛扎进了一根刺,我总觉得会发生什么大事,却说不出。今天头发又变白了,戴上帽子出门吧。


蕾梅黛丝今天去了银白沙滩,她总想确认这枚贝壳是不是被海浪冲远了。她无数次幻想到自己手里还紧紧攥着那枚贝壳,掌心里渗出汩汩的血来。

贝壳最终还是出现了,静静躺在沙丘上。那枚贝壳变得越来越红,渗出的液体像岩浆一般,将蕾梅黛丝包围。她在早晨日记里写下的,关于这个世界一切甜美的想法,瞬间灰飞烟灭;世界的灯暗了下来,应该是狄普莱不再愿意垂怜于她,尽管她什么也不曾拥有;她的整个身体被抽空——双足逐渐变得沉重,躯干开始突起,变成嶙峋的石块,汩汩的红色也渗进了石块当中——蕾梅黛丝成为了另一座火山。

她怎么就成为了火山?从那一天起,她再也不会对细致丰美的日常感到一丝丝的快乐,宛如火山。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在这个寒冷的时节里

因为有你的关注

而变得温暖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