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小乐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农家小小乐网 » 频道

15岁高中生来CDS学习汽车设计三年多,圆梦ACCD!

在子航完成半小时的全英文汇报后,

保时捷992外饰主设计师Ben Baum给他颁发了

编号001的CDS优秀学员证书,

他在CDS三年的学习时间结束了。



“ 学员子航,少年多才,有志于学而身体力行;

在学三年,未及弱冠而大有所成。今远渡重洋,

求学彼岸,实君之幸,吾学之光。予君此书,

为勉励,为纪念。望初心长在,学有所成。”


以上是CDS在优秀学员证书上写下的寄语。




2015年来CDS学习时他只有15岁,

刚刚初中毕业,

也是CDS的第一个高中学员。



2015年6月,

子航妈妈联系CDS,

子航即将就读北京八中实验班,

志向明确:

世界名校汽车设计



经过在CDS的三年学习之后,

如今他手握两所美国顶尖名校ACCD和CCS的Offer。

不仅如此,

他还分别得到CCS 70万人民币的奖学金和

ACCD每学期2000刀的奖学金。



要知道,

现在国内很多读完工业设计的本科学生,

再去ACCD读交通工具设计本科,

拿到奖学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刚刚高中毕业的子航用成绩和天赋

得到了ACCD校方的认可。




下面让我们和子航回顾在CDS学习的三年时间,





上高中之前,从来没有想到高中毕业后能够有机会在ArtCenter就读交通工具设计。


来到CDS的时候可以说是白纸一张,对于比例,姿态,体量,sketch一无所知。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通过工作室系统的教学,省去了自己摸索需要浪费的时间。从速度形态到汽车,从手绘到渲染,从草图到油泥模型。在正确的路上走下去,看的便是孰快孰慢。我只不过在汽车设计这条路上提前拔腿起跑了。


在CDS画的第一张手绘(当时刚刚上高一)


第一个项目是速度形态。



其实我当初并不理解学习汽车设计为什么需要有速度形态。毕竟以一个高中生的思维来看,车是车,速度形态只是某种“雕塑”。



但无论如何,在导师的指导下便去分析蜂鸟的动势,将一条条曲线去转化为一个形态中互相关联的设计。



但是当画完草图,拿出工具开始刮油泥的时候,速度形态所代表的线面关系让我明白了速度形态存在的意义。


2016年暑期制作速度形态油泥模型





第二个项目是一辆摩托车。当时非常兴模块化的概念,便设计了一辆可以替换“海陆空”模块的摩托车。




当时的王导师对项目中每一个过程把控都非常严格,从定题到草图,渲染图,到Package,胶带图,油泥模型,还有最后变换模块的拆分功能图。



这辆摩托车的设计很大程度上是在油泥模型上探讨的。刮摩托车油泥模型的时候,第一次尝试了贴胶带图。作为二维和三维见的一个纽带,胶带图帮助我在把控线性,调整比例方面有了显著的进步。




2017年暑期制作速度形态油泥模型


在他的高标准严要求下我的确对设计本身的理解更深刻了。当然,这与他当时作为主机厂在职设计师的身份密不可分。



加上另外一个简单的外饰项目,我拿着高二作品集便去ArtCenter见了招生官。


16岁的高二学生拿着作品集前往ACCD,面试官看后连说三个impressive


从ArtCenter回来,升入高三。既然没有高考的压力,便有更多的时间花在做项目上。开玩笑的说,从高一做没有轮子,到高二做两个轮子的,再到高三做四个轮子的。


新做的这个项目是一个奔驰的coupe和shooting-brake的crossover。两个月外饰,两个月内饰。



在外饰上受劳斯莱斯Sweptail概念车的启发,也想在车尾做文章。毕竟对于一个coupe和shooting-brake的crossover,在尾部的确可以做出很有意思的设计。我在图面上做了很多尝试。毕竟是概念车,我设计的一个亮点就是抛弃了现在量产车对于保险杠必须为车身最宽处的法规,把车尾夸张得拉长。



在画草图的时候,当时的导师一直强调sketch中透视的重要性,尤其是轮子椭圆的形状和轮幅的位置。起初我并不认识这有多么重要,毕竟Photoshop中拽一拽就好了。但无论如何依旧听从导师,照着奔驰官图的透视拓了一个月。画着画着便感觉到手绘更自如了,在画图的时候脑力可以更多的去花在思考设计上。奔驰草图发展的那一段时间,可以说是我手绘真正的启蒙。



画出了很多方向,之后在油泥上进行了长期,反复的讨论。尝试了很多设计,最终找到了自己最满意的。这是第一次最直观的感受到油泥对于设计的重要性。



在时间分配上,手绘和油泥模型的时间同样是一个月。一个月创造,一个月完善。





鉴于内饰设计的地位在整个汽车设计中越来越高,我给这个“毕业设计”项目配了一个内饰。



由于类水滴形座舱,只有可能存在一排座椅。Sweptail概念车将第一排座椅后面的空间用于储物。而我想做一点不同的,便决定做一个给狗的座椅。现在很多人喜欢带着爱犬出游,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专门为狗设计的座椅。




而在人机上,我则将整个IP作为仪表,利用全息投影最大化的简化了驾驶员的操作区域。



在高中三年内能够有三次机会接触到油泥模型实属我的荣幸。即便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油泥模型的价值也是巨大的。很多时候在现实中通过实体模型去学习设计,比单纯的通过手绘,渲染去学习设计要有效得多。


在学习的过程中我看过很多好图,也看到过很多绚图。绚图不一定好图,好图也不一定是绚图。用花哨的配色和光影看似很酷,实际上可能三百六十度其中一百八十度都是死角,甚至形体都不存在。而好图则是一张清清楚楚表现出优秀设计的图。


在做完作品集,申请完学校之后,大概才意识到好图和绚图的区别。又继续上了CDS另一位外籍导师的课。如果说是奔驰项目的导师是我的手绘启蒙导师,那么这位外籍设计师便是渲染启蒙导师。这并不是说在上他课前我不会画渲染,而是画的毫无章法。他在课上展示了在奔驰工作时学到的技法,可以说是用两个小时的时间点醒了我。



通过简单的光影,用逻辑思维去分析打光。渲染也不过如此。



在收到offer后,我接管了一段时间CDS工作室的社交媒体运营。在这个过程中,认识到了很多在职设计师和学生设计师。和他们一起探讨设计,了解他们的求学和工作经历也是对我自己的一种提升。


在CDS得到的不仅仅是作为一个合格学生设计师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半只脚踏入汽车设计圈子的人脉。我相信,在工作室认识的每一个朋友都值得我学习。没有和朋友一起进步的过程,也没有今天的我。


子航的日常手绘


感谢父母,每一位导师,在CDS的每一位朋友,和支持我的每一个人。


ArtCenter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