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小乐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农家小小乐网 » 电脑

经典历史电视剧系列之《大明王朝1566》第十六集免费听


剧情简介:

郑泌昌与何茂才躲进巡抚衙门后堂销毁沈一石留下的账册,杨金水则与锦衣卫商量着抓高翰文顶罪。后援已断,戚家军依然坚守苦战伺机杀敌,其中齐大柱表现得极为英勇。高翰文拜见胡宗宪,胡宗宪给他提供了保命之法。杨金水将沈一石的遗物转交给芸娘,并劝其嫁人。齐大柱被戚继光封为百户长,胡宗宪更是将自己的宝剑赠给了他。高翰文即将被槛送京师,临行前他将沈一石的部分账目告诉了海瑞。


台词:

站住 高知府

高知府 这是巡抚衙门后堂

没有中丞召唤

谁也不能擅入

那就叫你们郑中丞出来

郑中丞不在衙门

前方正在血战

今天没有军需解送

你们中丞明天也要砍头

在里面立刻给我叫出来

不在你们立刻去找

高知府

我们可是巡抚衙门

和按察使衙门的将官

凭什么听你指挥

凭什么

我告诉你们

我可是奉旨办差

耽误了军国大事

我立刻就可以先斩了你们

去把他立刻叫出来

谁呀

中丞大人

高府台来了

坐在二堂

说一定要见中丞大人

你怎么跟蒋千户说的

我没有 你怎么

你告诉他 我不在

何大人

小人也是这么说的

可是他不走啊

还说要到后院来见大人

挡住 给老子挡住

谁让他进来 老子就砍谁的头

气死我了

你看人家 都是搬起石头打人

咱们这个小阁老

搬起石头却砸自己

要不是派来这个姓高的

怎么会扯出后面这些事情来

把老子逼得实在走投无路了

我白己请罪

把所有人都给供出来

何 何 何什么何

真通了天

我们是一条命

他们也是一条命

大不了一起砍头

祖宗 祖宗

祖宗

这个时候你可死不得啊

祖宗 祖宗

醒醒 祖宗 醒醒

高翰文就在外面呢

我不能给你请郎中 咱俩出不去呀

醒醒

醒醒

莫管我

快去烧啊

好 好 好 我这就去

我这就去

可你有病你也得挺着呀

这个时候你告病假

有了罪责我可不一个人扛着啊

我告病假

你扛得住吗

快去烧啊

这还差不多

沈一石的这些箱子

要不要打开来看看

不能看

该送的送上去

该销毁的销毁

万不能销毁

您老给拿个主意

瞒天瞒地也不能瞒皇上

更不能瞒老祖宗

不管这四箱账册里记着什么

都应该尽快送到宫里去

把它交给老祖宗

让皇上知道

既然如此

我们现在就把郑泌昌 何茂才抓起来

现在还不能抓人

为什么

因为他们是严阁老和小阁老的人

朝局现在乱成这样

二严会不会倒

皇上和老祖宗还都没有亮底牌呐

我们现在就抓人

弄到上面去

很可能就打乱了

皇上和老祖宗的韬略

没想到

抄家抄出这么个结果

那前方的军晌怎么办

浙江的这些官员

和郑泌昌 何茂才这些年贪了这么多

就应该把筹募军饷的事压给他们

也是

想活命

他们就得自己拿刀子割自己的肉

从家里拿些军晌来

总得给朝廷一个说法吧

现在唯一的办法

那就是

抓高翰文先去顶罪

高翰文

什么罪名

办案不力

账目被销毁 大量赃款下落不明

什么时候抓

现在不行

你们马上去高翰文家

让他现在就把抄没沈一石的家财

送到胡部堂的大营去

我呢

把这里发生的情形

连夜写份密奏

用八百里急递送到宫里

等旨意下来

我们再抓人

那郑泌昌 何茂才

就这样放过他们

放过他们

要是连他们都可以放过的话

我大明朝就没有天理了

现在不抓他们

是逼他们把平时贪墨的钱

吐出来

这次抓得花姑娘真不少

一会儿把人都带走

这个不错

放开我

放开我 放开我

放开我 放开我 救命放开

花姑娘 放开

放开我 畜生 放开我

想找死 让你跑 让你跑

放开我 放开我

回来 回来 往哪跑

臭婊子

十三郎 敌人来了

十三郎 敌人来了

十三郎 敌人来了

你还挺厉害

兄弟们 我们冲

传我的命令

不到万不得已

不许放火器

保护百姓的安全

杀了狗娘养的

杀啊

我要杀了你

杀死他 杀死他

部堂

我们又见面了

属下高翰文

拜见部堂大人

起来吧

军前不讲虚礼了

我们赶紧谈军务吧

军务

军务都被官场误了

部堂

下面的仗无法打下去

属下这次来真是愧对部堂

属下们有罪呀

朝务 政务 军务

一误再误 已非一日了

你来到浙江才一个多月

论罪也论不上你

是不是抄沈一石的家

没有抄出钱来呀

沈一石号称浙江首富

属下这一次抄没他的家财

居然不及一个中产之家

所有的账目竟也不翼而飞

部堂

织造局还有浙江官府

都已经是一片污泥浊水

东南局势危急

面对朝廷

面对百姓

部堂您要站出来说话呀

对朝廷对百姓的话

我白然会说

但是我现在只想对你说几句话

逆耳刺心

你都不会在意吧

部堂大人请赐教

第一

你不该出来当官

你的才情只宜诗文风雅

第二

既然中了科举

就应该在翰林院储才撰书

不应该妄论国策

圣人的书是拿来给别人看的

拿来办事是百无一用

坐吧

第一次在骚站见到你

我不能跟你说这些话

一个多月过去了

你在浙江

竟能按我当时跟你说的

尽力去做

可见我们俩还是道同可谋啊

今天跟你说这些话

也就无所谓交浅言深了

尽管我知道这些话你很难听懂

或许到死的那一天

你还是听不懂

但我还是要说

部堂大人一定有事要属下去做

尽管直言吧

这就是你的才情了

你能听出弦外之音

这就够了

听我的话

军需交割之后

立刻回杭州

找到朝廷派来的锦衣卫

主动请罪 请他们把你槛送京师

部堂

我可以照你的话去做

但我要知道

为什么这样做

这我不能告诉你

叫你这样做

既是为了你自己

也是为了朝廷

也是为了我能把这个仗

继续打下去

我相信部堂大人

可属下这样做了

那些误国误民的蠹虫

就该逍遥法外吗

那我就给你交个底吧

不出一个月

朝廷就会在浙江掀起大案

那些误国误民之人一个都跑不了

现在我让你主动请罪

顶多判你抄没沈一石的家财办案不力

如果继续留在浙江

你就会卷进他们之中

部堂大人为何要 这样对待属下

我身为浙直总督

对我的属下

谁有罪 谁无罪

不该分个清楚吗

如果呀

我要这么主动请罪就离开了

我早就离开了

其实

你还是个有福的人呐

属下这就连夜回杭州

一定照部堂说的话去做

你要记住两条

第一

今晚我对你说的话

要永远埋在心底

第二

你在诏狱最多关上一年半载

出狱后立刻辞职 不要再当官

晚生记住了

来人

部堂大人

立刻派入通报戚将军

军队就地休整

等待后援

既然来了 就进来吧

一个人在小院里

觉得孤单吧

杨公公有什么吩咐

请说就是

杨公公

到现在还不肯叫我一声干爹

干爹

叫了我一声

我的东西就可以给你了

我算了一下

你跟着我 已经四年零三个月了

从十七岁开始

今年你应该是二十二了吧

干爹给你找了个人

后半辈子你跟他去过吧

干爹

我不要您老的东西

您老也不要逼我跟谁 让我走

我感您一辈子的恩德 那不行

这些东西是他给你的

我答应过他

我不能失信

沈一石

我本就是他花钱买的

既然他要我回去

我给他做奴婢就是

恐怕这一辈子

他都不会再叫你回去做奴婢了

他不再跟织造局干了

不干了

什么都不用干了

既不用受累了

也不用担惊受怕了

两手一拍

走了

他是个有福的人呐

他上哪里去了

这是他留下的几句话

看看吧

侯非侯

王非王

千乘万骑归邙山

狡兔死

良弓藏

我之后

君复伤

一曲广陵散

再奏

待芸娘

粘上了织造局

粘上了宫里的事

除了死他还能去哪呢

其实

他不是个坏人

有你这几行眼泪

有你对他的这几句话

这些东西

我就可以交给你了

他临走时

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做嫁妆

他说了

你心高

这世上没几个人配得上

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

他跟我商量

让你跟一个人走

我谁的东西都不要

干爹

你和沈先生

真是这样怜惜我

就让我出家吧

我好给他每天念念经

就算是我还他的债

我说了我答应他的事

一定要办到

你们

你们叫我跟谁走

高翰文

这一去千山万水

沟壑纵横

等着你的不一定都是福

还有算不到的凶险

老沈说了

这匣子里的东西 可以救你的命

也可以救高翰文

别打开

实在过不去的时候

把锁砸了

你们自己再好好想想

有无失散亲人可找

确是亲人都被倭寇杀了

家也被烧了的

才能留下来做军眷

有不愿意做军眷的

现在还可以去投靠亲友

就是你们自己都愿意留下来了

那好

那就嫁鸡随鸡

嫁狗随狗

往后啊

台州卫 就是你们的家了

你们也都听清楚了

还是老规矩

从左边开始

第一个是一号

排下去是几号就是几号

谁拈着你们

谁就是你们的婆娘

军规 就是父母之命

拈阄 就是媒妁之言

这就算明媒正娶了

不许嫌弃

不许私底下调换

跟着你们后

要好好过日子

都明白了吗

让她们拈阄

捏着

拈完了以后叫打开再打开

让下一个拈吧

下一个吧

将军来了

将军 将军 戚将军

你就是齐大柱

我是

参见戚将军

参见戚将军

起来

是条好汉

这一仗你们是头功

我要赏你

赏你的弟兄们

我们这些弟兄是自愿来的

戚将军不用赏

来不来是你的事

赏不赏是我的事

我先问你

你愿不愿意

带你的弟兄们留下来

我愿意留在这

有些兄弟

他们愿意跟我留在这

可是

就怕有些兄弟他们得回去

只要你愿意留下就行

想回去的 可以回去

七号

倭寇作孽

这些女人都无家可归了

正好

我的这些弟兄们

也都打着单身

逼出来的办法

也算是功德一件吧

都说铁打的戚家军

今天小民

算是亲眼看到了

这里不是什么戚家军

记住

你也已经不是什么小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