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小乐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农家小小乐网 » 电脑

“尘埃落定” ,但“歌剧”依旧是王宏伟工作日程的关键词 | 人物

“尘埃落定” ,但“歌剧”依旧是王宏伟工作日程的关键词 | 人物

王宏伟在《尘埃落定》中饰演二少爷。(孙可夫/摄)

文 |陈茴茴

3月17日晚,由重庆歌舞剧院编排的民族歌剧《尘埃落定》北京首场演出在天桥艺术中心落下帷幕。舞台幕布徐徐关上,灯光慢慢暗下,饰演剧中“二少爷”角色的王宏伟在后台来不及抹去脸上的汗水,脑子里还在想着下一场演出还有哪些可以改进的地方,手机已经“叮叮咚咚”响个不停,歌唱家阎维文、董文华、蔡国庆、雷佳、白雪,作曲家印青等师友发来的祝贺信息陆续传来。这些赞言和谢幕时观众的掌声,让他倍感欣慰,“作为一个歌剧演员,能够在舞台上塑造一个好角色,我觉得真的比什么都重要。我们在舞台上打拼这么多年,就是希望能够有好戏演,有好角色演。”

成为角色本身

“尘埃落定” ,但“歌剧”依旧是王宏伟工作日程的关键词 | 人物

《尘埃落定》剧照

2018年6月,王宏伟接到重庆歌舞剧院递来的歌剧《尘埃落定》剧本和饰演主角“二少爷”的邀约,他第一时间找来阿来的原著细细读了很多遍,回过头再看剧本,他觉得剧本在小说基础上做了很好的浓缩与提炼,“二少爷”这个人物尤其具有挑战性。

“成为角色本身”,是王宏伟每次演歌剧对自己的最大要求。2017年他主演了以我国音乐家阿炳坎坷一生为主线的民族歌剧《二泉》,前期除了进行书本、图片的资料搜集,还通过走访他当年走过的大街小巷,来慢慢地与他亲近。《二泉》的排练历时三四个月,只要没有排练任务,他就经常来到阿炳的故居,尽最大可能地靠近他、体会他。他还曾多次到阿炳墓前,静静地坐着,试图跟他展开心灵上的对话;2018年初,《二泉》在北京演出时,记者在化装间里听到这段故事,看到化装师手下的王宏伟梳起道士发髻,镜中的“阿炳”逐渐清晰起来。

“尘埃落定” ,但“歌剧”依旧是王宏伟工作日程的关键词 | 人物

歌剧《尘埃落定》根据阿来获茅盾文学奖同名作品改编,剧中以主人公二少爷为核心,讲述了历史上最后一个康巴藏族土司少爷的传奇故事。这是继川剧、舞剧等多种艺术形式之后,《尘埃落定》首次以歌剧的形式呈现。为了能够演好“傻子二少爷”这一角色,王宏伟首先把自己“泡”在原著《尘埃落定》“辐射”的氛围中。他还来到作家阿来的故乡,走进当地保留下来的土司官寨、土楼遗迹,亲眼看看当年土司用过的酒具器皿和住过的奢华帐篷,感受二少爷当时身处的生活环境;并到当地的博物馆查资料,阅读当地的县志,向民俗专家请教土司制度;把电视剧版、川剧版、舞剧版的《尘埃落定》一一看完,甚至找来阿来其他的作品,研究作家的写作视角等等,这些准备工作为王宏伟饰演的二少爷打下一个无形的基础。歌剧人物的活动和心理必须通过音乐去把握,在作曲家孟卫东为歌剧《尘埃落定》创作的音乐出炉后,王宏伟得以从音乐上把握二少爷的人物内心世界,无形与有形的结合,他心中的二少爷慢慢鲜活起来。

2018年12月,歌剧《尘埃落定》在重庆首演结束后观众反响热烈。尽管如此,他个人觉得自己离二少爷这个人物还差得很远,今后还需要慢慢地沉淀琢磨。在听取专家研讨意见后,他回去继续细读原著,揣摩二少爷的情感世界,揣摩他与卓玛、父亲、母亲、哥哥以及几个伙伴的人物关系。今年1月在福州再次演出,他感觉自己对角色的诠释好了很多。在北京演出的前几天,正好妻子和孩子都不在家里,为了更好地揣摩角色的动作,王宏伟每天上午在家里什么都不干,一心“装疯卖傻”,不断去找那个“劲儿”。他说:“一个成熟的演员,剧中角色赋予了什么,你就应该是那个角色,每一分努力都是为了让自己成为角色本身。”3月17日,站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舞台上,他真正感觉这个角色“疯傻却又聪明善良”的矛盾性在自己心里“生根并融为一体”。演出结束后,他饰演的二少爷获得了专家和观众的一致好评,但他说,如果有更多的时间去沉淀,他希望能够把二少爷这个角色塑造得更为丰满。

唱歌剧与唱歌大不同

目前,中国大部分歌剧演员都是从歌手开始起步的,他们没有经过特别系统的歌剧训练,很多人上台后还是唱歌的“范儿”,没有人物感。十几年民族歌剧演下来,王宏伟自己特别感慨,作为歌剧演员,在舞台上两三个小时,要唱好、演好,中间还有各种表演以及动作,除了考验演员的嗓子外,还要求演员有人物感、舞台感,甚至对精力体力都有十足的要求。如果调整不好自己的状态,唱到后面的时候,精力和体力不足就唱不动了。在一部部歌剧的摸爬滚打中,王宏伟坦言自己对于歌剧的感受与收获,远远超过歌手时期。记得刚开始演歌剧《长征》时,几乎每一幕下来,他的衣服都是湿的,要换很多次衣服。经过几轮的演出后,他只需要上下半场各换一次衣服就能够完成整场演出,他发现这其实是自己在歌剧中逐渐游刃有余的状态变化。

“尘埃落定” ,但“歌剧”依旧是王宏伟工作日程的关键词 | 人物

王宏伟在歌剧《长征》中

最初,作为歌手站在舞台上,他演唱的歌曲规模都相对较为短小,能够展现给观众的音色比较有限、单一。但是歌剧就有所不同,例如《尘埃落定》,一开始二少爷与卓玛在罂粟花丛里演唱《情话》唱段,是热情奔放的情绪,音色张扬漂亮;到二少爷去央求母亲不要把卓玛嫁给别人,音色则不能张扬,而要“收着唱”;到后来父亲、母亲相继离去,每个亲人离开的唱段,音色把握都是不一样的。如何做到能够用不同的音色来展现歌剧人物的特点,是歌剧演员的魅力所在。“如果让观众在剧中看到你有‘唱歌’的痕迹,那说明你的表演还不是很成熟,如果一味想着用什么样的声音去塑造角色而没有把声音放到角色的框架里去,这样还是没有从‘唱歌’过渡到‘唱歌剧’,就始终会唱得很累。”王宏伟说,歌剧对于人物音色的要求是非常丰富且千变万化的,当歌剧演员在舞台上松弛下来,全身心投入到歌剧角色表演时,演唱也会自然很多。

“尘埃落定” ,但“歌剧”依旧是王宏伟工作日程的关键词 | 人物

王宏伟在《米脂婆姨绥德汉》中饰演石娃

从2008年开始涉足歌剧领域,王宏伟已先后演出十几部民族歌剧,这个数量对当下国内活跃在舞台上的歌剧演员来说是非常大的。从第一部陕北秧歌剧《米脂婆姨绥德汉》到藏族歌剧《尘埃落定》,不同题材、不同风格的原创剧目,给予了王宏伟一次又一次“舞台实验”的机会。从一开始完全不知道怎么演歌剧,到在舞台上能够比较松弛地去把一个角色塑造好,王宏伟感谢自己遇到了一个好的时代,让自己能够在歌剧舞台上进步和驰骋。他也坦言,因为每部剧自己都用心投入,所以每个角色自己都很喜欢。无论好与不好,评判标准交给观众。但每次演出完都会心存遗憾,他认为自己可以把角色诠释得更好,这也许就是歌剧的魅力所在。那些传唱下来的经典唱段,如:歌剧《米脂婆姨绥德汉》中男女声二重唱“黄河里划桨”,《运河谣》中“你在哪里啊,红莲”,《长征》中“我舍不得离开你们”的经典咏叹调是他歌剧生涯的难忘印记。在有生之年能够多唱几部好戏、多演几个好角色,多几个可以传唱的唱段,成为他现在最大的心愿。

苦乐经历,人生财富

“尘埃落定” ,但“歌剧”依旧是王宏伟工作日程的关键词 | 人物

从小家境清贫,父亲早逝,王宏伟随母亲在新疆的生活异常艰苦。16岁参军到部队,他一个人学会了如何生活、学艺和努力。在部队里,努力复习文化课的王宏伟考上了军校,毕业后分配到一个部队仓库里当干事。在仓库里值班,孤独时都是他练习唱歌的时间,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对歌唱的喜爱。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两年后,他又回到这个仓库继续当干事达四年时间,很多人都会问他:“你歌唱的梦想能熬得住吗?”但当时他的想法只有一个,就是坚持下去,找到属于自己的舞台。那时闲暇时间很多,他每天都坚持练习歌唱的技巧,并且时常和新疆多民族兄弟在一起,感受多元的民族文化,也使得他的歌唱比别人更入情入理,富有民族韵味。一路走来的经历让他明白,年轻人吃苦并不可怕,在苦难来时经不住打磨,才是最可怕的。回首往事,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苦难恰恰是不可多得的财富。

早年历经坎坷而不放弃最终收获舞台的经历,使得很多青年声乐学子将王宏伟视为心中的榜样。对比自己的经历,王宏伟深感现在的年轻人有着自己那时无法企及的优越条件,但人的一生或多或少都会碰到困难或逾越不过去的沟沟坎坎,他觉得自己可以交付给年轻人的经验是,面对自己的梦想,坚持不懈,逾越困难终有所收获。

身为青年钢琴家的妻子杨珊珊是王宏伟艺术之路上的得力搭档。他感慨,妻子从小接触古典音乐,艺术上很有修养。两个人共同生活的十多年时间里,他的歌唱事业尤其是歌剧方面得到了妻子很多帮助。他的每一部歌剧、每一次演出,妻子都是他最好、最直接的听众,也是最好的老师。每次演出完他们都会一起探讨,他也非常愿意听到妻子对自己歌剧演出的建议。现在夫妻二人的工作和生活都非常忙碌,演出和教学都排得满满,但是王宏伟觉得非常开心,他很喜欢也很享受现在的生活状态。努力工作、认真生活,和妻子用实际行动去影响、教育女儿,让她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2019年,“歌剧”依旧是王宏伟工作日程的关键词。接下来,他有几部主演的歌剧将要轮番上演:5月22日、23日民族歌剧《二泉》将要走进国家大剧院,5月31日、6月1日《长征》班底要前往广州大剧院,7月底《长征》新一轮复排将在国家大剧院展开。此外,他还在制作一张戏曲与唐诗宋词结合的全新专辑,已经做了两年的时间,他希望能做到极致再让观众听到。面对音乐,他的心态越来越平和。随着时间推移,他感悟:无论是歌剧舞台还是人生舞台,努力之中,大幕从未落下。

- THE END -

欢迎关注《音乐周报》

快手、抖音账号

近期热门文章

你所不知道的巴黎圣母院和音乐的故事

《音乐周报》@你!快来说出你和《音乐周报》的故事…

音乐教师有哪些隐性负担? | 争鸣

足不出户,跟世界排名前30音乐院校导师直接上课

北京合唱节5月开幕,音乐周报与北京音乐家协会邀全国合唱团晋京展演

订阅2019年《音乐周报》,戳这里!

快收藏!改革开放“40载·40歌”完整版来了

潮·涌 | 改革开放40年之“十大古典音乐事件”

民族管弦乐队座位究竟怎么排?

唱合唱,你的声音“炸”吗?

“尘埃落定” ,但“歌剧”依旧是王宏伟工作日程的关键词 | 人物

Q:想订阅《音乐周报》?

A:请进入“音乐周报”微信公众号,点击下拉菜单“订阅报纸”。

Q:想投稿?

A:发这里 yyzb1979@163.com

Q:想合作?

A:请点击下拉菜单“广告合作”。

“尘埃落定” ,但“歌剧”依旧是王宏伟工作日程的关键词 |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