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小乐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农家小小乐网 » 串珠

《亚洲周刊》2018十大中文电影

台港电影被中国大陆电影完胜。《我不是药神》直指中国大陆医疗体制不完善,引起极大回响。《影》以水墨画的光影,呈现宫廷血斗与至爱,是张艺谋巅峰之作。港产片《无双》对“真与假”作出哲理性启示,被誉为黄金时期港产片回归。台片《谁先爱上他的》名列第七。


这是两岸三地中文电影极少出现的现象:二零一八年,香港、台湾两地电影近乎完败,中国大陆电影取得压倒性的优势——本届台湾金马奖评选及得奖名单就是最好的证明。金马奖被誉为最能全面体现中文电影水平,来自大陆的电影人毫不客气地尽夺可能的奖项,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原著剧本、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等等,金马奖座一个接一个被送到大陆影人手上,几乎是予取予携!的确,台湾、香港两地于二零一八年度能拿得出手在市场上一展风骚的影片确实太少、太少了!虽然香港电影呈复甦之象,可是,一旦要严谨讨论年度优秀作品时,人们还是深感遗憾的。过去一年,中国大陆电影产量几近八百部,而台港两地产量合计起来不到一百部。用夸张一点的军事比喻就是中国大陆是一个“兵团”,港、台两地却只有不到一个“连”!怎么“打”?


因此,本届金马奖好像是专为中国大陆电影而设般,也就一点也不奇怪了。恰巧的是,二零一八年是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四十年,神州大地以电影产品数量及高达人民币六百亿元(折合约八十五亿美元)的票房收入,继续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与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致,在中文电影市场上大有斩获并在金马奖上尽领风骚,都好像就是特地迎接改革开放四十年,群拥绽放出最恰当不过的花团锦簇。


事实上,自二零零二年起,以票房收入二亿三千万元人民币的《英雄》作为标记(该片占据当年整个中国大陆电影票房几近一半),象征着中国电影基本转型,进入了市场经济,拍片产量一年比一年多,票房增长年均超过百分之三十,二零一七年《战狼2》更以五十六亿元成为票房纪录最高的中文电影。经过这十六年洗礼,中国大陆电影产业已步入初级市场阶段的同时,也培养了人们看电影习惯以及提高了观赏水准,当然也让年轻电影人有了一露锋芒的机会。导演毕赣之前凭一部只投资了十多万元拍成的《路边野餐》而大获好评,一八年便获四千万元拍了《地球最后的夜晚》,由此可见,因为市场大好,多元化的电影创作、制作便如潮水涌现。


无论如何,二零一八年中国大陆电影市场态势确实要远比港、台好得多,佳作亦占压倒性优势,从亚洲周刊评选出来的二零一八年度十大中文电影就可见一斑﹕



  • 我不是药神



《我不是药神》根据真人真事改编拍摄而成,但这部影片几乎不能与观众见面,因为故事内容直指中国大陆医疗体制的不完善、社会福利系统缺位甚多,揭示了大多数患有如癌症的重症者处于无助状态,特别是影片竟出现了个同情病患者的基督教牧师,如此写实并触及宗教问题,电影审查部门是难以通过的。幸而医药相关部门采取认可看法,才令本片得以重见天日。


本片公映后反响甚大,无论是题材或剧情,又或不论是戏里角色还是社会角色,都成了社会关注话题。而且演员的演出相当到位,徐峥饰演保健品店小老板,从原本浑浑噩噩上升至为患者着想豁达慷慨的自觉,其中的转变过渡自然而又深刻,徐峥的表演令人击掌。尽管影片内容不乏尖锐尖刻之处,但几个主要角色均本着从人性本善立场出发,到结尾时充满温煦,令人感动不已。本片整体相当可观,好评如潮,人民币三十一亿元高票房收入足见广受欢迎,难得的是叫好也叫座。影片在国内外多个电影节上都获奖不少,成为二零一八年度瞩目的中文电影,是毋庸置疑的。





《影》是从朱苏进、李蔷薇合著的《荆州杀》获得灵感改编而成,也就是说是从三国衍生而成的虚构故事,并糅合了黑泽明《影武者》以及莎士比亚戏剧精髓,拍出了慑人气魄的效果,是导演张艺谋近年精采之作。而邓超一人分饰子虞、境州两角,一孱一壮,堪称绝顶出色。


张艺谋这次通过精致却又豪放的手法,为观众奉献了不失所望的佳作。他以最极致的表现去描绘了人物的生与死、爱与恨以及游走于黑白灰之间;富有勇气的手笔将中国水墨画风格表现得淋漓尽致,光与影同样尽到极致,营造出震撼的视觉效果,浓墨重彩地呈现出唯中国才有的审美效果。全片的高潮不在设计绝妙的境州沛伞斗杨苍大刀,也不在沛兵潜入城内巧夺境州,而在几到压轴时血溅宫廷的斗智斗狠过招,以及境州与小艾至死不渝的爱,这就富有莎剧的悲怆味道了。而通观全片,着实亦让人感到张艺谋在向黑泽明致敬。应该说,本片是张艺谋近年巅峰之作。张艺谋被称为中国内地“最不自由导演”(因为他在网上被戏称为“国师”),却偏偏又拥有最可能的资源去拍他想拍的电影,正是如此,观众对他的期待便远远超过对一般导演的要求,他所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 无双



《无双》与《影》、《李茶的姑妈》同在中国国庆节档期公映,但开始时似乎无人看好这部“老鲜肉”领衔主演的警匪片,因它没有《影》那样铺天盖地的宣传,也无《李茶的姑妈》系“由开心麻花出品”这个喜剧品牌能带来的爆笑噱头,不料,本片公映后的第二天口碑劲赞,第三天票房强力反弹至榜首。


《无双》无疑是香港电影近年杰出之作,它对“真与假”在感情上、生活上和现实中的哲理性启示,都以显然通过深思熟虑的对白作了点睛式的诠释,或令人感动,或使人沉思。中国内地舆论纷纷称赞说,“港产片认真起来,还是能甩内地警匪片几条街的”、“原创港产片日益颓靡的现状,也是《无双》口碑获赞的重要外部因素”、“发哥双枪暴走那一幕,宛如重回香港电影最叱咤风云的年代”、“一部全面致敬周润发的影片”、“周润发在这部影片里既是智慧的产物,也是发动人生的引擎”、“小马哥重出江湖,一代周润发,君子世《无双》”、“单飞庄文强终拿出他迄今最佳之作”、“警匪片的叙事格局有所拓展,而连番的反转尽显编剧的匠心巧思”……对该片、对导演庄文强、特别是对主角周润发溢美之词不绝。显然,庄文强通过《无双》在向香港电影黄金时期致敬,也强烈地表达了黄金时期的港片要回归。



  • 狗十三



“看了《狗十三》半天都没有缓过来,国内电影少见的残酷”——广州一位在纽约大学拿了电影硕士的女导演这样形容本片。大概这也是本片完成于二零一三年但审查未获通过(俗称禁映)的原因:太写实。但五年后本片却通过了;其中,十三岁的女主角李玩(张雪迎饰)因为爱犬“爱因斯坦”被爷爷不慎弄丢了,情绪大受刺激而与父亲、爷爷奶奶闹翻至后来竟当着父亲的面吃狗肉,这一幕自然是让很多爱狗人士认为是全片“最残忍”的一幕。有太多观众质疑:“为什么要吃下去?!”


实际上这场戏有两层含义:一是大人总是把自认为好的东西给孩子,但却永远不知道孩子内心的想法,一旦遭到拒绝,第一反应就判定“孩子不懂事”。二是李玩从爱狗到吃狗肉,已经逐渐在所谓的成熟和懂事中,放弃了真实的自我。当家人看到狗肉都已变了脸色,她居然能够从容应对,未来还有什么她接受不了呢?还有什么她做不到的呢?而这种妥协,才是全片最细思极恐的了。“细思恐”是五年后长大了的张雪迎对本片的总体感觉,也让影片跳出青春片范畴,上升到更广泛的层面。然而克制的情绪、写实的表达,加上主创有意为之的独特视听风格,也让一些观众观影后深陷其中略觉压抑甚至感到残酷。



  • 红海行动



香港导演林超贤继《湄公河行动》后,再以陆港合拍片《红海行动》备受瞩目。这次他将大半的时间都留给了战争场面,充分发挥了他拍摄动作片的长处,营造了并不逊于好莱坞级战争场面的视听观感。面对无穷无尽的敌人,惨烈血腥的战争画面给人带来的绝不是热血;面对牺牲,面对敌人,电影所致力给人带来的就是一股对战争发自内心的恐惧。当现代化的武器成为了收割生命的利刃,这种残酷、冲击无疑正是反战最好的着力点。


林超贤对于整体的节奏把控是尤为出色的,在一部战争场面占据绝对主导的作品中,他没有使剧情沦为场面的陪衬,反而很巧妙地利用合理的团队战斗部署去营造战友间纯粹质朴的羁绊,在战斗的间隙间去勾勒战友情谊,简短却包含张力的情感营造,使电影比之很多同类作品去胡编乱造感情戏,或者是孤胆英雄美人的老套路,都来的更有力度,更为真实,不愧是二零一八年中文电影里表现最佳的战争电影。



  • 妖猫传



《妖猫传》讲述的是盛唐时期的故事,长安城接连发生妖邪灵异事件,癫狂诗人白乐天(黄轩饰)与仰慕大唐风采的僧人空海(染谷将太饰)相遇长安,两人紧跟一只口吐人语的妖猫,却意外触发了横跨三十年、有关王朝兴衰的惊天之秘。随着各色人物一一登场、大唐繁盛绚烂的景象与时代隐痛被一一揭开,呈现出一幅妖怪、诗人、皇帝、贵妃共同交织的大唐盛世图。“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当春琴在月光下、屋脊上吟诵李白的《清平调》时,观众忽然意识到那个拍出《霸王别姬》的陈凯歌仿佛又回来了。小到精致细腻的头饰服装,大到恢弘震撼的宫殿城池,再到李白、白居易的诗说历史,让我们见识到陈凯歌古典的诗意浪漫与文人气质,这也许就是他年近古稀的不忘初心。



  • 谁先爱上他的



《谁先爱上他的》是亚洲周刊二零一八年十大中文电影唯一的台湾电影,它从一个少年的角度说故事:在十四岁的呈希(黄圣球饰)眼中,母亲(谢盈萱饰)与父亲(陈如山饰)生前的同性情人(邱泽饰)之间,因保险理赔受益人问题产生冲突争执,由此触发出了种种矛盾状况,使他感到十分困惑,对“大人世界”提出了诸多质疑。三个个性鲜明而又对立的角色引发出连串既喜亦悲的情节,表现了现代生活中人际关系的复杂和情感上的微妙。一番像解谜般的层层外壳剥落后,母亲才理解她面对的感情关系到底是怎样一回事。本片对都市人状况有着独到的揭示,对人性悲喜剧的描写尤为生动。在台湾电影处于低迷期中,本片成为唯一代表台湾入围本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在强敌环伺之下,本片仍夺得最佳女主角、最佳剪辑和最佳电影歌曲奖项,值得肯定。



  • 江湖儿女



导演贾樟柯这回借着《江湖儿女》,给观众带来当代中国大陆罕见的黑社会内男女爱情故事﹕巧巧(赵涛饰)深爱着江湖中人斌哥(廖凡饰),她为斌哥背了一条罪而入狱,可她期盼着接她出狱的斌哥并没有出现。倒是后来的她对落泊潦倒、居无定所且行动不便的斌哥尽了道义,帮他,尽了侠义,但显然她已不再爱他。


当贾樟柯不再以扎实的写实手法去反映当下的或曾经的成长和境遇变迁,他仍然以场景的寓意性展现当下的芸芸众生,无论是破旧的巴士、老式绿车厢的火车或大客轮上所出现的各式人等,都应了片中斌哥的一句对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女主角坚持忠于自己,不管是好的或坏的时光,哪怕是自己主持的麻将馆没爱情、没物质、没兄弟,经受过情感蹂躏的她只是在冷淡地观视众生,包括自己是那么崇拜过的爱过的斌哥。“生活就像宁静的长河,让我们好好体会吧!”贾樟柯这样说过。本片正是如此。



  • 大象席地而坐



作为一部长达四小时的电影,《大象席地而坐》几近巨细无遗地描绘了四个人的境况,他们在城市祈求活得有点尊严,却实际上难以适应时下的种种,而很别扭地在挣扎着。朦胧的画面、大量长镜头的直觉和了无生气的对白,非常压抑。四个人都想逃出这座城市,要去看传说中的满洲里那头大象,尽管每个人对于去到满洲里后将会如何都不知道。生活就像永远要学习的解答题,但每个人的解答都不一样。


在近年中国电影里,本片最能够描绘出当下众多人迷惑的一面,他们对明天的渴望不只是喝一壶老白干那么直接简单,甚至到底有没有酒也是未知数。而片中这四人未必就是所谓最底层,里面至少还有个其实住进养老院生活无忧的退休老人,其余的,都只是因为难以融入某个或某种群体罢了;可是这就是生活。导演胡波(二零一七年在北京自缢身亡,终年二十九岁)追求的风格化是显然的,那份大胆的独特审美(包括他死也要坚持的片时长度)充斥着导演的野心。无奈,胡波离开了,永远地带着他的那固守。



  • 无名之辈



以中国这么大一个电影市场,什么都有可能,例如不时让一些小制作影片取得利润数十倍的惊人收入——二零一八年,全以潮州话对白为主的励志题材电影《爸,我一定行的》便以区区不到人民币四百万元的制作,收获近七千万元票房收入,而以西南官话黔川片方言为主的中小型电影《无名之辈》同样也创下骄人的约八亿元票房,令人啧啧称奇。


《无名之辈》可说是一匹爆冷的“黑马”,导演以一群实力派演员,演出一部充满黑色幽默的荒诞喜剧,刻画出小城众多低端小人物的笑与泪,被誉为一八年“最佳国产喜剧片”。倒霉保安、残废女子、笨贼等不同人物因一宗乌龙劫案而碰撞到一起,虽然几个主要角色的关系过于凑巧——陈建斌饰演的保安是故事起因的主角,但影片高潮是任素汐饰演的独居残废女被两匪劫持,而残废女是陈的妹妹;最后两帮人决斗,学生帮头目是陈建斌女儿的同学兼恋人——让人觉得有点生硬的人为痕迹,但不少观众都因片中平凡普通人努力捍卫尊严的情节而感动。


二零一八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奇怪的是,在一片隆重纪念、总结或庆祝活动中,偏偏就无出现一个“改革开放四十年电影回顾展”,为何?二零一九年的中文电影将有怎样的呈现?很吊诡。中国大陆电影将正式由中宣部直辖的国家电影局主管,意识形态化的要求将进一步加强?市场化因而会减弱?过去一年,因为追税风波影响而令资本对电影却步、多家电影公司陷入“寒冬”、某些一线演艺人已想移民了,制作量将会大幅下降已然肯定……那么,未来香港、台湾电影会否“乘虚而入”?一切都是未知数,也许好戏还在后头。(台湾影评人梁良提供资料及建议)


本文源自最新一期《亚洲周刊》